第二章 食物、台灣文學館、撞球台(下)

出了台南市一路沿著台一線往北,在用安全帽輕輕的碰了小五的背兩下後,開始了漫長的沉默。或許是還再思考小五剛剛說的那句話,使得我沒心思去找話題和他聊,那小五呢?雖然坐後座的人主動找話題和騎車的人聊天是一種禮貌,但是騎車的人偶爾也該自己想話題嘛!幹麻非得把氣氛搞到這麼僵呢(氣)?

我們倆,划著船兒,
採紅菱呀,採紅菱,
得兒呀得郎有情,
得兒呀得妹有意,
就好像,那兩菱角,
也是同日生,我倆一樣心。

不知道沉寂了多久,小五開始哼起了這首小調,雖然唱的並不好聽(笑)。這首小調雖然是說採菱角的情景,但是歌詞的涵義卻有著男女之情。

『ㄟ,你為什麼要唱這首歌阿?』

在我問小五的同時,輕輕的用手指戳他的腰,不知道他會不會怕癢?

「喔,沒為什麼阿,想到就哼一下。」

小五說的神色自若,看來我搔癢的計謀完全沒用(嘆)。

『別騙我,肯是有什麼,你快點說嘛。』
「喔…」

小五在回答這句話的同時,手緩緩的指向路旁。

在過了善化鎮之後,路的兩旁就多出了很多田地,不是種稻的,但是綠油油的一片,也是十分的清新,讓我有點想到故鄉種滿一大片花生的情景。

『那田地有怎樣嗎?你別扯開話題,快說你幹麻沒事哼那首。』
『等等…,莫非那是…菱-角-田?!』
「恩…」

小五比了一個很無奈的手勢。

『你很機車耶,是在笑我很笨嗎?』

拍了小五的安全帽一下,但這個動作剛做完,就有點後悔的感覺。和小五並沒有特別的熟,也只有這兩天讓他載著,這樣的舉動似乎…。

台南縣官田鄉位於善化以北,除了是陳水扁的故鄉之外,也是全台灣出產菱角最多的地方。菱角,又叫做水栗或沙角,採收期多半在十月,也就是說在這個時候經過,並沒有機會一飽口福(哭哭)。不過能夠這樣親眼的看見菱角田,也算非常新奇的事情,畢竟菱角是從小就吃到大,這樣一見也算長知識了。

帶頭的伊藤似乎也發現了路旁的菱角田,車隊停下來讓大家見識見識。菱角田遠遠望去,只覺得像一片綠地偶爾隨風飄盪,但是真的接近看,卻發現那是一大片綠隨著水波移動。男生們開始想把菱角拉出水面看看,其實我也很想這麼做,只是路邊的田埂距離菱角田還有點距離,而且菱角田一片水田,不小心掉進去就糗了,所以他們只好拿著長木杆戳戳那些菱角叢,真是一群小朋友(無奈)。

清涼的風,飄逸的菱角田,這樣悠閒的景緻並沒有持續多久。荒金接到了阿姨打來關心我們的電話,原來在我們離開台南市之後,下起了大雨。在略作平安的報備之後,才發覺這話說的似乎過早,因為在我們南邊,有一大片的烏雲隨風慢慢飄來,而且空氣中開始瀰漫著一股溼氣(默)…。

被烏雲追的感覺是怎麼樣呢?說真的,沒親自體會過的人真的無法明白。只覺得為什麼機車的速度不能再快一點,後面烏雲的速度為什麼不能再慢一點,尤其是當有幾滴雨滴噴在我的手臂上時,差點就要尖叫出來。

習慣往往是最難改變的事情,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,早餐開始用「林鳳營」的鮮奶打發,喝到後來連晚上的宵夜也是喝林鳳營,,或許我有「鮮奶中毒症」了吧(笑)。雖然對於林鳳營鮮奶是那樣的熟悉,但是當我真的親眼看到林鳳營牧場的時候,卻有種傻掉的感覺。

台一線的景色,老實說是很平淡的,尤其是在我們一路狂飆的時候,路邊的景色真的宛如幻燈片一樣飛逝,留下來的記憶也是如此(嘆)。可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看到林鳳營牧場的–招牌。台南縣六甲鄉中社村即是林鳳營鮮奶的出產處,林鳳營牧場的所在地。從台一線騎過可以看到路邊有林鳳營牧場的招牌,但是牧場真正的位置還要往內。不過我們在官田之後就被風雨追著跑,所以只好象徵性的拍些招牌的照片,騙騙人家說我們有去林鳳營牧場(苦笑)。

機車的速度再快,也快不過烏雲,在怎麼無視台一線上的限速標誌,也不可能真的飛起來。在台南縣的最北端後壁鄉,準備進入嘉義縣的時候,我們被身後的烏雲追上了。

剎那間砂石飛滾,天色暗了下來,一股莫名的不安,從背後悄悄的接近。我承認這段話感覺像是三流恐怖小說的梗,但此刻我不得不佩服這些小說作者可以寫出這樣的句子,因為此刻我身處的環境,完完全全符合上述的描述(嘆)。

這烏雲直直的籠罩在我們的頭頂,路上的風沙就這樣隨著風打在身上。我和小五都不算體重很重的人,風這樣左右吹,機車也隨著這樣左右搖。

「抱著我!」小五頭也不回的大吼
『啥?』
「坐前面一點,抱著。」
『幹麻!』
「妳坐的太後面了,這樣我很難保持重心,會晃的很厲害。」
「也不是真的叫妳抱啦,反正妳坐前面一點。」

輕輕的靠在小五的背上,感覺著他呼吸的急促和上下的起伏,緊緊的弓了起來。或許要對抗狂風騎車,再加上後座又載了人,讓他很有壓力吧。輕輕的抓著小五襯衫的下緣,當然不可能真的抱住小五,但是又必須要靠的很近,只好抓著他的衣服,雖然很想輕輕抓就好,但強勁的風讓我到了後來,只能用力的抓緊。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雨並沒有隨著風驟降,只有漫天的烏雲,以及狂風肆虐著我們四台機車。

在進入嘉義縣水上鄉之後,逐漸和烏雲說再見了,有種台南的東西,就留在台南;嘉義的景色,就等著我們去體會的感覺。水上最有名的莫過於北回歸線紀念碑了,這個大家小學大概都有學過。讓人比較驚訝的是,北回歸線紀念碑並不是「一座」而是一整群,這裡擺飾的是北回歸線紀念碑群。各個年份的北回歸線紀念碑被集中的放著,不論大小、新舊,聚集了很多。

大家依舊本著打不死偽觀光客的特質,稍作儀容的整理之後,就開始在紀念碑群前拍起照片,看到旁邊嘉義公車的招牌,又跑過去拍幾張,實在不像是剛被烏雲追趕過。

過了水上,嘉義市就在不遠處了。不過考量到天色漸漸暗了,而且今晚借宿的洪小胖家在嘉義市西北方的新港,因此大家決定在嘉義市晚餐。

嘉義市的美食,首推就是「噴水火雞肉飯了」。這次我們吃的這家火雞肉飯,是在圓環附近,而且還是半路停紅燈的時候,向一位媽媽詢問來的。這家店有點舊舊髒髒的,但是內部並不小,最裡面還有買飲料和冰品。雖然時間才下午五點多,但是經過整個下午被風雨的追趕,大家都餓了;除了人人一碗火雞肉飯之外,小菜和湯也是不可少。

一碗火雞肉飯並不大,裝在陶瓷碗內的飯盛的高高尖尖的,上面散佈著火雞肉絲以及一片黃蘿蔔,淋上特有的肉汁以及醬料,整碗飯顯得香氣四溢油油亮亮。略作攪拌之後,挖了一口飯和火雞肉絲入口,飯煮的恰到好處不會太黏,火雞肉絲帶點皮吃起來不會澀,伴隨著肉汁吃起來一點都不覺得乾。從一開始的一口一口挖,想要維持點淑女的氣息(笑),但是後來根本就是整碗拿其來扒。

在吃光碗內最後一口飯後,把碗重重的放在桌上,自以為有種武俠小說裡吃飯喝酒的豪氣。一旁的小五用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我,頓時有發窘的感覺。隨後小五也是大口大口的扒完了飯,重重的把碗放在桌上,輕輕的拍了拍我笑了起來。除了火雞肉飯之外,這家店的竹筍湯也非常的好喝。稍微醃過的竹筍,有種淡淡的酸味,配上排骨熬煮成的高湯,有種酸甜酸甜的滋味。吃完火雞肉飯之後又配上這樣的湯,感覺真的很好。

當我們到達洪小胖家時,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。雖然新港和嘉義就在地圖的隔壁,但是為什麼會騎這麼久呢?這不免該責備嘉義市的街道阿!當我們全部吃完準備走人時,天色完全暗了下來。領隊的伊藤是個不折不扣的都市路痴,野外再怎麼難騎難找的地點,完全難不倒他,但是一到了市中心,就會徹底的迷路。也就是說,我們一近市區必須要由對當地熟悉的人來帶路,像台南地區就有荒金指點,但這次在嘉義完全沒有人可以倚靠,自然也鬧了點笑話,例如:世賢路騎了兩、三次(脫力),不過最後大家還是平安到達了新港(老天保佑)。

洪小胖的家位於新港的街上,是棟四樓的透天住宅。小胖還有洪爸爸、洪媽媽對於我們的來訪,展現出十分殷勤的招待,小胖自己本身似乎也頗興奮的。但是我們對於洪小胖沒有和我們一起環島,卻借住她家這件事情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因此在台南的時候便買了盒長崎蛋糕當做伴手禮,聊表一點心意。在卸下行李之後,決議到新港街上晃晃。

新港街上並非十分的繁華,而有種小鎮的質樸。街道基本上是以一個大十字型為主,著名的新港奉天宮則是位於十字形道路的頂端。奉天宮前的那段路,以鋪上空心磚為主的人行步道,應該是經過設計的;奉天宮本身的歷史悠久,這也就不用多說了,較為人比較訝異的是,裡面掛了一個「UN FOR TAIWAN」的匾額讓人印象深刻。另外在大殿後面也有著南管樂團的練習,當我們突兀的闖入他們練習時,必沒有遭到斥喝,大夥微笑點了點頭,靜靜的待在彼此的位置上,享受著絲竹繞耳的夜。

在街上的一旁,有著台糖小火車所留下來的一小段鐵軌,趁著涼涼的夜風,在鐵軌上玩起了平衡遊戲。附近休憩的人們看見我們這樣一大群人在鐵軌上嬉笑,似乎頗感興趣,一旁的小弟弟也興致勃勃的想要加入我們。月光輕柔的灑在大地上,新港街上充斥的我們的笑聲,讓有點寂靜的夜,多了絲絲的俏皮。

回到洪小胖家,大家在客廳輪流盥洗。說到這就不得不提一下她們家的客廳。洪小胖家的格局是,一樓為車庫以及廚房,二樓為家人的寢室,三樓則是客廳和…撞球台(笑)。先來說說客廳吧,與其說是客廳,不如說是吧檯。諾大鋪著地毯的空間,有著四、五張的沙發,還有一整個櫃子的酒以及一個L型的吧檯,頭頂還有七彩霓虹燈,完完全全就是豪華,超適合用來招待客人的地方。在三樓的另一個房間,則是放了一座撞球台。雖然不是嶄新的,但是最起碼球袋是有軌道的,而非古老那種用網子式的。

大家在梳洗過後,便開始找尋自己的休閒活動。像伊藤、景忠、阿達、荒金、洪小胖就是去撞球台上較量較量。洪小胖看起來雖然迷你,但是球技卻也不含糊,大概是從小訓練的吧(笑);至於伊藤和阿達更是驚人,他們說因為高中不認真唸書,整天打撞球鬼混(大笑)。至於玉山、大明則是在客廳裡看相機的照片,小五出乎意料之外的也在那。

『小五你不去玩玩撞球嗎?』
「我不會打撞球,雖然我高中也不是個認真唸書的學生。」

小五自己說著說著,輕輕的笑了起來。不是平常那種有點輕蔑的笑,而是種讓人覺得會感受愉悅氣氛的笑。不知道有沒有人對他說過,其實他笑起來,是很迷人的…。

『是喔。』

就這樣,打撞球的打撞球,看照片的看照片;小五坐在沙發上看著漆黑的窗外,而我則是坐在小五旁邊,偶爾偷偷看著小五。大家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,除了撞球的碰撞聲之外,都很有默契的不發一語。新港的夜,就在這股奇妙的氣氛中,緩緩的流逝…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ei70069 的頭像
rei70069

帝都,大正十二年的浪漫

rei70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