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就這樣默默、低頭的站著,輕輕靠在我習慣的地方-通勤電車的支撐柱旁。

禮拜日晚上七點三十九分通勤電車,人潮莫名的多,我厭惡這樣混濁的空氣以及擁擠的空間,更讓人無力的是,我只能拉著吊環,而不能去延續著我的習慣。

悄悄的打量一下她,短短學生髮型,白色制服上衣,小小包的行李放在腳邊,第一志願女中的學生。到也不是她們喜歡穿著校服,而是學校規定,真是奇妙。

車站一站一站過,乘客慢慢減少,座位漸漸空了。她似乎一點也沒有想離開那柱子的意思。見她如此,鐵了心不離開拉環,雖然明知道坐著比拉著拉環舒服,但我就是想靠著那根柱子。

「那邊有位子,妳不去坐一下嗎?」

在即將抵達目的地前,壓抑不住的好奇心,讓我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。

『呵…,你去坐吧』

她笑了笑回答我,聲音軟軟柔柔的,很是好聽。

「我在等妳去坐,想靠著妳旁邊的柱子。」

『呵呵,本來想去坐,聽你這樣一說,那我繼續靠著好了。』

「你很故意耶。」

『哈哈,誰叫我比你先依靠它。』

就這樣利用到站前的幾十分鐘,和她這樣愉快聊了起來。


「我們還會再見面的。」

『呵呵,看運氣摟。』

有點訝異自己怎麼會說出這句話,火車站前我們揮了揮手道別,看著她緩緩離去的背影,本來是個令人心情沉重的歸宿日,卻在此刻輕盈了起來,或許是涼爽的晚風,或許是燦爛的燈火,也或許是遇到了她。


禮拜五下午,是我最興奮的日子,剛下課快速回到宿舍收好行李,早早趕到火車站,快樂回家的好時光。月台上,遠遠一個模糊身影,笑笑的往我走來。

『嘿,你說的好準,我們又見面了。』

「呵…。」

穿著沒有換下來的制服,站在她身邊,讓我有點發窘。我念的學校全名有18個字,可謂是全市名字最長的學校,但是除了這點之外,沒有可以炫燿的。

順道一提,它也是全市高中最後一個志願。

『你跟我說,為什麼你知道我們會再見面?你是不是跟蹤我!』

「阿娘威,姊姊妳不要冤枉我了。」

她似乎沒有很在意我的身分,讓我寬心不少,雖然朋友們常常警告我,第一志願女中的學生,會看不起人。

『你幹麻叫我姊姊,最好你比我年輕。』

「妳高二呀,我才是小高一。」

『為什麼你知道我高二。』

「姊姊,妳學號旁邊繡了兩條槓…」

『喔…呵呵』

『ㄟ,別扯開話題,快說你怎麼知道我們會再見面?』

「火車到了,我們快上車」

『你要是不說,我就不讓你走,陪你留下來搭下一班。』

她輕輕的扯著我的制服。

「阿娘威,姊姊妳別鬧了啦!」

「因為有一就有二,所以我才說我們會再見面。」

情急之下只好隨口說了這爛答案,怎麼可能跟她坦白我之前是瞎掰的呢。

『是喔…,快快快!火車要開了,用跑的!』

在笑鬧聲中,趕在車門關上前,順利的上了車。


一位來自遠方的朋友U,最近要回去了,腦海中忽然想到朋友C跟我說他高中所發生的事。沒有問C和那位第一志願的女孩最後如何,但是大家都知道,C現在的女朋友,以前高中是念第一志願的女中…。

U這次回去,以後就很難見面了,但是究竟如何,誰都不知道。套用C瞎掰的那句「有一就有二」,將來的某一天,或許會再見到U吧。

U,再見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ei70069 的頭像
rei70069

帝都,大正十二年的浪漫

rei70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